代表:取消贪污贿赂罪数额标准使反腐能力难承受

本报北京3月9日电(记者杨柳)“目前应保持贪污贿赂罪起点数额标准基本稳定,仍由立法明确规定为5000元,同时增加相应犯罪情节的规定,重点打击国家工作人员吃拿卡要的索贿行为。”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检察长马永胜在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建议完善贪污贿赂犯罪定罪量刑标准。

此前,刑法修正案(九)草案第39条规定拟取消贪污受贿犯罪定罪量刑具体数额标准,只由立法规定概括数额和情节,具体数额标准由司法解释确定。马永胜认为,这相当于取消贪污贿赂犯罪入罪数额标准,将会使刑事打击面过度扩大,使现有反腐败能力和司法资源难以承受。

“但如果提高数额标准,也不符合中央始终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要求。”马永胜表示,从反腐实践看,许多“老虎”,都是由“苍蝇”逐步量变到质变而成。“小腐败”不查,违背了对腐败“零容忍”“抓早抓小”的理念,将会导致腐败难以从整体上得到有效控制。

同时,刑法上对于贪污贿赂犯罪的构成只规定了犯罪数额,而没有规定犯罪情节,导致打击行、受贿犯罪重点不明确。因此马永胜建议,目前贪污贿赂罪起点数额标准仍由立法明确规定为5000元,同时增加相应犯罪情节的规定,重点打击国家工作人员吃拿卡要的索贿行为,重点打击引诱、强迫、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的行贿行为,以弥补单纯数额规定之不足。

(原标题:取消贪污贿赂犯罪数额标准当审慎)

编辑:SN117


国企腐败比国家机关更严重

国企腐败程度之所以比国家机关更严重,这是由国企的性质决定的。相对于民企私企而言,它的所有权是“国家”(全民的),它的负责人充其量是职业经理人。企业的兴衰存亡,对他们没有那么强的利害关系。


向富人征税的共识应尽早达成

其实,“向富人征税”的理念在法理上讲,符合权利义务统一的精神。美国思想家爱默生曾说,“税收与你获得的得益如影随形。”富人或者高收入者在这个体制中获得了高收益,应当向社会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1千亿教育经费没花完说明什么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王定华在政协会议教育界别的小组讨论会上,回应关于教育经费没有花完问题时称,2014年全国各级财政预算共安排教育经费2.4万亿元,实际支出是2.29万亿元,确实有1千多亿元没有花完。


嫖宿幼女被判强奸的未竟之问

嫖宿幼女被以强奸罪判刑,这是国内首例,破冰意义自不待言。不少网友仍不满意,认为量刑5年称不上“从重处理”。其实,不必太过纠缠量刑长短,更应该将目光聚焦于此案意义以及如何废除嫖宿幼女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