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弱势群体“被平均”,社会平均工资宜大改

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2014年社会平均工资数据显示,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56339元,而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36390元,分别有9.4%和11.3%的同比增长。专家指出,社平工资依据规模以上企业人员平均工资统计,没有纳入低收入人群工资,但社平工资却与各项社会保险缴费工资基数和缴费金额实行联动,从而让低收入人群受到最大影响。(6月13日《华夏时报》)

社会平均工资采用平均值法,依据纳入统计范畴的行业、规模企业从业人员的工资得出统计数据。这一方法将不可避免抹灭各类统计对象的真实收入差异。事实上,无论是全国版的社会平均工资,还是各地的数据,每当发布,都有许多就在国有单位、股份合作企业、集体企业甚至外资合资企业工作的网友惊呼“拖后腿”。

采用平均值法算出社会平均工资,还直接用来跟各项社会保险缴费工资基数和缴费金额实行联动,而没有参考其他更为详尽的参照数据,就会让哪怕是纳入统计范畴的行业、规模企业从业人员中很多人遭遇“被平均”,缴纳实际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保险等费用分摊。加之社会平均工资还没有纳入乡镇企业、个体工商户就业人员,后二者成为了受影响更大的“被平均”群体。

各类“被平均”群体之中,有不少人属于就业地户籍人员,但年龄偏大,还面临职业技能老化、被更新淘汰的压力,在就业市场上的议价竞争能力较弱。尽管因为拥有就业地本地的户籍,这类群体可以相应降低工资要价,然而社会平均工资联动提升了各地的最低工资标准和各项保险的最低缴费额,用人单位以较低工资要价录用前者,承担的保险等缴费负担也在不断提升,从而进一步弱化了这类群体的就业竞争力。

而那些从各类保险缴费标准较低的经济发展欠发达地区,来到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和富裕地区务工,就业竞争力能力一般的“被平均”群体,更可能因为务工地社会平均工资的快速调高,而作出弃保等选择。对于这类群体而言,户籍地的社会平均工资水平较低,他们很难具备户籍迁入务工地的积分条件,将来也只能在户籍地依照较低标准享受退休工资等待遇,但现在却需要务工地很高的社会平均工资缴费,这实在很不划算。

以上两类群体,本身就业竞争能力较弱,极可能因为经济形势变得紧张而面临失业或周期性失业。现有的社会平均工资统计测算方式,以及联动的各项政策,都使他们的就业变得更为困难。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此前,不少专家在解读不断调高的社会平均工资及联动缴费标准时,还曾声称这将有利于社会中下层。

笔者以为,国家统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主管部门应当适时启动社会平均工资的统计测算改革,将过去因为人为统计能力不足而没有纳入的行业、企业,纳入到这项政策基础性数据的统计范畴,并将进一步细化统计测算各地区、各类行业的平均值、中位数。在此基础上,要对社会平均工资等数据的联动政策进行调整,灵活设定多个层次的缴费基数和金额,各地政府单位要出台就业困难群体缴纳保险的补贴机制,国家层面要逐渐实现全国统一、分级的社会保险缴费和收益标准,尽可能减少社保缴费者因政策不合理而受到的利益损失,减少就业困难群体的退保现象。

文/郑渝川

评:弱势群体“被平均”,社会平均工资宜大改

(辣味时评,一扫就行!欢迎各位亲爱的作者关注红辣椒评论官方微信!同时官方微信平台将不断推荐展示优秀作者!)

(原标题:弱势群体“被平均”,社平工资宜大改)

编辑:SN06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别把高考状元说得那么差

日前网上流行两份名单,第一份名单:傅以渐、王式丹、毕沅、林召堂、王云锦、刘子壮、陈沆、刘福姚、刘春霖。第二份名单:李渔、洪昇、顾炎武、金圣叹、黄宗羲、吴敬梓、蒲松龄、洪秀全、袁世凯。设问:哪份名单上你认识的人多一些?


贪官情妇还能继续为官吗

与贪官案发受到党纪国法严肃处理不同的是,他们的情妇下场大多比贪官情夫要好很多,鲜见有情妇与贪官一起坐牢的,即便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大多也是不做顶格处分,保留党籍工作籍的不少,有的甚至连姓甚名谁都不公布。这也太便宜她了吧?


问题真相不要总等着“倒逼”

一则消息在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的学生微信朋友圈疯传,“珠海北师最热门的选修课教师戴湘涛,因将两个课堂上玩手机的女生请出教室而被女生举报,遭学校以教学事故为由辞退”。传闻引发了学生热议。


孩子,为什么要喝农药自杀?

太穷了,不应是死之因。村民说,他们是集体喝农药自杀,但这个结论却让人难以置信,最大的孩子才13岁,小的也才5岁,他们有集体自杀的意识吗?一家4个孩子喝农药自杀,不管是真是假,这个悲剧都让人心痛滴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