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犯藤田茂:曾教唆手下刺杀中国俘虏试胆

藤田茂 1938年8月到山西参加侵华战争,任陆军骑兵第28联队大佐联队长;1945年3月任第43军第59师团中将师团长;1945年8月在朝鲜咸兴被俘。
藤田茂 1938年8月到山西参加侵华战争,任陆军骑兵第28联队大佐联队长;1945年3月任第43军第59师团中将师团长;1945年8月在朝鲜咸兴被俘。

新京报讯 昨日,国家档案局公布第二名日本侵华战犯的笔供。该名战犯是原日本第43军第59师团中将师团长藤田茂。他曾经教唆手下,刺杀俘虏来试胆。从前日起,国家档案局官网公开45名日本侵华战犯罪行自供,按计划一天一人。

藤田茂的笔供摘要显示,1939年1月中旬,在山西安邑县张良村,他对军官全体教育说“为使兵习惯于战场,杀人是快的方法,就是试胆。对此使用俘虏比较好”,“刺杀比枪杀有效果”。

另外,藤田茂曾经指示手下散发霍乱菌实施细菌战、让中国人引路趟地雷等。

1956年6月至7月,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分别在沈阳、太原根据被起诉的45名战犯的犯罪性质,分成四案进行公开审判。藤田茂和铃木启久等8名战犯属于第一案,在沈阳公审,这些罪犯分别犯有积极执行侵略战争、指挥命令部下残杀、强奸、抓捕、掳劫中国人民和掠夺、强占、焚烧、破坏中国公共财产,施放毒气、制造细菌武器等罪行。

■ 人物

亲人死于广岛核爆悔恨犯下无量罪行

作为日军中将,藤田茂坚决执行“三光政策”,麾下部队所到之处十室九空;作为普通人,他来自广岛,姐姐和侄子被原子弹炸死。

他回到日本后积极投身反战活动,曾两次受到周恩来接见。

拿人当“活靶”

作为日军中将师团长,藤田茂经常向其部下训示要以活人作“靶”,对士兵进行“试胆教练”。

他曾命令所属部队“将俘虏在战场上杀掉算入战果”。他的部队在山东“秀岭战斗”中,先后杀害被俘人员80余人。

在藤田茂训示下,仅1945年5月至6月,他的部队在山东省蒙阴、益都、沂水等县,将居民和被俘人员当“活靶”杀害的就有一百多人。

他还命令所属部队强迫平民探踏地雷,纵容部下烧、杀、掠、抢,强奸中国妇女,其部队所到之处十室九空。

称死刑也不能赎罪

日本战败后,藤田茂被判18年徒刑,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

据公开资料,1956年,第一个受审的战犯就是藤田茂。宣告判决后,庭长问他有什么话要说,他说:“若论我的罪,判几个死刑,也不能赎罪于万一”。

广岛核爆对藤田茂的触动很大。据公开资料,当时战犯管理所放映反战题材的一部日本电影时,藤田茂联想起亲人死于原子弹爆炸,痛哭流涕。

1956年7月,藤田茂的妻子来中国探监,对他提起他姐姐和侄子在广岛被原子弹炸死了。藤田茂说:“我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估量的罪行,也给日本人民带来了无限的灾难。我的姐姐和侄子,无疑是等于我亲手杀害。”

周恩来赠中山装

藤田茂在1957年被提前释放回日本,并成为“中国归还者联谊会”(简称“中归联”)的首任会长。“中归联”由日本老兵组成,致力于“反对侵略战争,贡献于和平与日中友好”。

藤田茂跑遍日本各地进行演讲,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行。他先后5次率团访问中国,两次受到周恩来接见。

藤田茂在一篇文章中记述:“我是1965年9月,随‘中归联’第一次访华团访华时,首次见到周恩来总理。正好那时赶上中国的国庆节,10月1日下午6点,在天安门城楼上举行了茶话会。我会(中归联)仅我一人应邀出席,并与周恩来总理握手,交谈了一会儿。”

1972年,周恩来再邀藤田茂访华。80岁的藤田得知这一消息后,非常高兴。

抚顺战犯管理所所长金源著文回忆,周总理曾赠给藤田茂一套中山装,藤田茂弥留之际特意嘱咐亲人将这套中山装穿在自己身上。他说,中国人民是他的老师。

■ 摘录

藤田茂:把600多俘虏用于刺杀训练

1938年8月,在山西河津逮捕住民6名,“讯问这些被逮捕的人民时使用拷问、殴打等方法手段且杀害了”。

1938年11月,在山西运城东北40公里的三路李村,“搜索屠杀了多数三路李村住民”。

1939年1月中旬,在山西安邑县张良村,“对军官全体教育说‘为使兵习惯于战场,杀人是快的方法,就是试胆。对此使用俘虏比较好’。‘刺杀比枪杀有效果’”。4月,在夏县,“我命令第1中队长……让部下的9名兵刺杀了俘虏9名”。8月15日,在山西泽州,“我让把8名俘虏交给第1中队,把9名交给第2中队作为教育材料刺杀了”。

1944年4月10日,“我在归德旅团司令部,召集各队长,命令”,“俘虏尽量在战场杀害,算入‘战果’”。

1944年5月2日,在河南许昌西南10公里的黄旗卫村,“刺杀俘虏4名”。

1944年5月21日,在河南洛阳,“击毙中国人民12名(1名是妇女)”。

1944年10月26日,在河南太康附近,“拷问杀害中国人民6名”。12月16日,在黄河北左岸归德北方地区,“拷问杀害中国人民11名”。

1945年3月27日,“在竹林桥北200米的邓县–老河口道上的约50户村庄,把合住民,连老人、妇女、小孩,……屠杀了这些住民”。

1945年5月9日,在山东沂水西北25公里的石桥“杀害很多中国人民”,“放火,全部烧毁石桥村”。同月“作战期间,使令防疫给水班使用霍乱菌,实施了细菌战”。攻击在豪山的八路军时,“使用了瓦斯弹、瓦斯筒”。“为了预防遭受八路军所埋设的地雷之害,则称谓领路,使十几名人民先行的事实是使令实地趟地雷了”。

1945年6月,“在济南的虐杀俘虏”,“把使用于阵地构筑的济南俘虏收容所600名以上的俘虏,在6月15日以后使用于教育刺杀了”。

■ 相关新闻

吉林档案再揭侵华日军暴行

昨日,记录侵华日军暴行的新书《铁证如山——吉林省档案馆馆藏日本侵华邮政检阅月报专辑》出版发行。

该书首批两本中,收录了450件日军邮政检阅档案,全部为日文书写,涉及信件4.5万封。其中,日本人的通信占50%以上,时间跨度从1937年到1945年。

邮政检阅档案是日本侵华时期,为防止日本官兵及国民、外籍人士等对象通过信件电报等泄露军事机密及日军罪行,对往来信件、电报、电话、出版物进行秘密检查,对其中反映日军暴行等内容作删除、扣押等处理,并摘要辑录形成月报或周报。

其中,侵华日军永田部队村中荣在家书中写道:“看着尸体浮浮沉沉,随着河水漂走,心情真好。”在这封1938年1月发出的信件中,还记录了村中荣两次实施杀人暴行的细节:“让他们围着池塘站立进行射杀,并把尸体投入池塘中,鲜血把池塘水染成鲜红色。在死人堆里游动的鲤鱼都翻白了肚,浮了上来。”

据这批最新公布的档案,日军曾在1939年对苏联的诺门罕战争中使用细菌战。在关东宪兵队司令部、中央检阅部1939年《通信检阅月报(七月)》档案中,记录了该年6月731部队作为特殊秘密部队到诺门罕战争前线作战。信中原文写道:“丰仪在6月22日晚上突然接到命令,现在正在向最前线出动之中。因为我们石井部队是特殊秘密部队,因此请不要多言。” 据新华社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储信艳

(原标题:战犯藤田茂:教唆手下刺杀俘虏试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